若木

待一良人归,吾举若木明。

我曾享受万人追捧光辉璨灿的白
也曾承受恶心肮脏孤独夜空的黑
在这个领域我奉自己为神
我不习惯归来
因为我从未离开

送给张韶涵,你值得所有的好。

不得 之后

下篇

     "嗯,这么说的话,的确可以解释为什么一开始,刘皓对你近乎依赖的表现,不过,关于最近,刘皓开始下意识的远离你,甚至出现了自残现象,你有什么看法?"

      "啧,这大概是想明白了吧,我本来就是个错误。一开始,认为我是那个人拜托了的人,所以依赖我,然后,现在……”笑容凝在叶修的脸上”我已经,不,从一开始就做好,他会离开我的准备了。但他现在这副痴痴呆呆的样子,我没法放手,等他,等他好一点……再等他好一点。”




          一滴泪打在雪白的床单上,晕开一抹污迹

           刘皓醒来后看着叶修,“叶哥,你怎么会在这?”
          叶修看着他攥紧了手,“刘皓,我都知道了”

            ”叶哥知道什么,”刘皓冷下声音
             叶修没再说什么,只是转开了视线。
           “是他吗?”刘皓笑得发苦"叶哥,你看到了吗?就是那个人啊?明明是最爱我的人,却总是让我那么难过。”

         "别说了,我们一起去找他,他就在外面。"
         刘皓拽着叶修的手。"不要,我不要,我不喜欢他了,不喜欢了。"刘皓痴痴的念着,反反复复,一又再一。

          叶修看着刘皓,拉起他,"别说这些话,骗你自己好玩吗?"

           可推开门,没有人,什么都没有。他消失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叶修找过无数次,可就是没有,如果不是那条丝带,叶修会以为那只是一个梦。

        在老友最后的那场会面里,苏沐秋那个心脏的,给了一个圈套绐叶修,叶修也只能笑着一头栽进去。

      \在以后的日子里,刘皓没有再提起苏沐秋,好像那些日子,十二年的陪伴就是一场梦。可也是只有刘皓才知道,身上一道道疤痕里藏了多少从前。

         “可根据我们长时间的观察刘皓,出现的一些状况主要是在晚上突然醒来看着你一直到天明,也会莫名其妙的以各种方式伤害自己,抗拒你的靠近是吗?”

          “是”

           “这是典型的自我厌恶症状,可根据你之前的描述,单纯的醒觉不可能会这样。”

            “那么…”叶修的手指重扣了几下。

             “那么,我们不妨换一种方式,如你所言刘皓对那个人的执念很深,如果,在与你的相处当中,他对你…有了喜欢的话,以他的思维,很有可能会爱着而不敢靠近。因为他怕她会喜欢上除那个人之外的人,在他心里他早就认定了,他只能喜欢那个人。所以他会厌恶会喜欢上其他人的自己,如同害怕棉花糖的胆小鬼,他害怕爱……”


          身后的手臂缓缓收紧,叶修把头靠在刘皓的肩上,怀里的人渐渐感觉到叶修的不正常,停下了挣扎。

          “不敢喜欢哥,是吗”
          

           刘皓微微的抖了一下。

           “不敢抱哥,哥可以抱你,不敢睡哥,哥可以睡你,我还可以一直喜欢你,你只要被我喜欢就好,就这样。”

           不多时,怀里的人红透了双眼。
            叶修的呼吸打在刘皓的耳边,很热暧到心底。

           “不过,你再自残一个试试,有什么冲我来,对自己作,算什么本事,啧,你别忘了我们还有很长的以后。呵呵!”

        成功收获刘皓同学僵直三十秒一次,叶修无愧为一代斗神,他依然是王,不过这一次他收获的不再是冠戒,而是宝贝。

           作者有话说:怎么样?小仙女们!

            不过因为快高考的缘故,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来更啦,小宝贝们快祝福我高考顺利!

不得 之后


  还有没有小仙女记得这篇文啊!

    外面的天空雾蒙蒙的,刘皓站在那里很久了。窗外有树有花,可刘皓没有在看他们,其实刘皓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是看着吧。

    门被打开,叶修走了进来。

     
      一双手臂就那样不容反驳的紧紧的抱住刘皓。
       刘皓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胡乱的拍打,发出如母鹿受伤时的呜咽声。
   

        然而,这一切没有像往常那样打动身后的那个男人。

         "叶先生,我想关于刘皓的病情还有些地方有点题,您可以给我答案吗?当然这样是有于他
的恢复。”

          “这个,好吧。我尽量。”
       

            “那么,就像你说的,您与刘皓是在五年在一起的,嗯这可以和我详细的讲述一下情况
吗?”
      

       
           "是,我和他。在五年前,对我和他都很重要的一个人永远的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就是那种情况下我对他……"叶修无意思的搓了搓指,烟,为了那个人不经意的皱眉,戒了。"嗯,呵呵,这么说有点趁人之危了。"




   
\         叶修把苏沐秋留下的丝带轻轻的系上刘皓的手臂。看着已经蓝色的微光,开始清缓的流动。

        仍处在昏迷之中的刘皓,不适的,皱起眉,嘴边无意识的呢喃:秋哥哥。

      "唰″,叶修扯下来了l丝带,那双创造了荣耀的神话的手在抖。明明可以再等一会儿,一会儿,面前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是自己的了,他以后的笑一脸呆样,小心眼,斤斤计较,就都是自已的了。
        可是,。
这种卑鄙手段得到的东西,我叶修真的要吗?

凭什么他们不可以在一起,分开只是是因为
不爱了不是吗?可他们明明相爱的。

总有办法的,有力法让你们在一起的。

等着,我他.…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你幸福,我…可看着就好。





作者有话说:绝对不会虐!

不得

嗯这是个番外,,,吧吧!大概!@伊千帆

第十赛季,呼啸对战兴欣,刘皓在赛场晕倒。

苏沐秋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刘皓。刘皓个子虽然很高,但是很瘦,缩在白色棉布里刘皓看起就是一小团,他的皮肤很白,白到可以看清底下跳动的青色血管。

他俯下身子,在刘皓的额头上,虔诚的吻下去。

"皓皓,忘了我"

"咔哒"门开了。叶修走了进来看到这样的画面,有点方。

"叶修,好久不见"苏沐秋走到叶修的旁边"出去说″

"怎么,怎么回事?你不是"

"是死了,我现在是鬼,凶鬼″

"操,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沐澄有多想你啊!″

"对不起"

看着多年不见的爱人,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若说庆幸是真的,但那种感觉与爱无关,现在他心里清楚自己已经真真的爱上了躺在里面的刘皓了"回去再和你算账,你怎么会在这"

"刘皓,因为刘皓"

"什,什么"

苏沐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烟,分给叶修一根,他吸了口烟,突出一个漂亮的烟圈,他的脸,在烟里,变得模糊起来。

"我出超火的时候,死的还有一对夫妇,他们,就是刘皓的爸妈,之后,刘皓去了孤儿院,我就一直跟着他。他可以摸到,看到我,可我只能带给他伤害…刘皓的胆子那么小,可他太孤独了,孤独到可以容忍一个想吃掉他的恶鬼…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完全是因为我,因为…"他静静的说着,说着,与刘皓的这些年。

叶修夹着根烟,却怎么都点不着。原来这么多年他以为的喜欢,不过是爱屋及乌,他以为的由爱生恨,不过是袂及池鱼。呵呵,苏沐秋你真他妈的是个混蛋,叶修你也不过是个傻逼。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和我有什么关系,"叶修打断了苏沐秋。

苏沐秋顿了顿"我不能留在他身边"

"什么意思?"

"我是该躲在黑暗里的恶鬼。以前认为他是明星,可以把我拉出深渊,事实上,是我,把他扯进了深渊里,他该生活在光里,自由自在的活在阳光下。"

“你想怎么做"

苏沐秋从怀里掏出一条细长的丝带,一边糸在叶修身上一边用一种奇怪的比符画满手臂。"以前只有我,以后就只有你叶修了″随即拉动丝带,丝带上出现隐隐约约的光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互相的,转换着。苏沐秋,将手握成拳,举在胸前,定定的看着叶修。

拳与拳之间的撞击,代表着诺言。一约既定,万山无阻。

病房被打开,叶修走了进去。刘皓很安静的躺着。把刚才苏沐秋留下的丝带轻轻的系在刘皓的手上。

一滴泪从刘皓的眼角划落,掉在雪白的床单上,晕开一抹污迹。
叶修看着那滴泪,笑了。

"你不进去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一个穿着黑色衬衫上面巧夺天工的绣着一只狰狞的巨龙,让人心忏笈的男人出现在苏沐秋的背后。

"你希望我进去"

"当然,不会。如果你进去了,那么,不是我亏了本,我是个商人,你让我给你离情,好让刘皓对你的感情转移到叶修身上,而你的灵魂则归于我收藏。如果没有你,接下来的时间,你说我该会过的,有多无聊啊!"

病房里传来一阵声响,大概是刘皓醒了。

苏沐秋一步步走远。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除了泪在我脸上任性。


小番外

叶秋不知道为什么,他嫂子刘皓,总是叫他哥"阿秋"
娘咧,这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吧,不过我看我哥也不介意,据说是因为以前在嘉世叫惯了。哈哈,混帐哥哥让你偷我身份证,让你偷我行李。

嗯这次是真没了,我连夜打好的奴累。求小天使抱抱举高高!

不得

           刘皓最大的本领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忍的方式控制住自己的喜怒哀乐。

           在叶修走后不久,刘皓被踢出嘉世,刘皓并不是很在意,反正他本来就不是很喜欢荣耀的人,但是还是有点不舒服。他找了一家酒吧玩,职业选手是禁酒的。所以刘皓的酒量很差,就几杯,他就趴了。

苏沐秋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正打算把他送回家的时候。

叶修出现了。




第十赛季,叶秋以叶修的名字重回赛场!




他走过去把刘皓抱起来。
“哟,这么轻、都吃哪里去了”
刘皓将眼睛睁开一道缝,迷迷糊糊的叫“秋哥哥"

"秋什么呀?告诉你哥不叫叶秋哥叫叶修。"

"秋,秋哥哥…秋哥哥″沐秋

叶修看着这样的刘皓,没忍住"啾"

然后抱起刘皓走了出去。


苏沐秋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笑了。


三个人之间能有两个人幸福。赚了。


真好,有人没有尖牙利爪,也没有血腥诡异,这个人喜欢皓皓,真好。

叶修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刘皓的。大概是刘皓站在嘉世的大门前,红着一张脸,摆弄刷卡机的时候,还是在一年多里,超乎寻常无微不至的照顾。在刘皓看见钱包里的照片后,落荒而逃的样子落在叶修的眼里。叶修觉得自己可以把心里的苏沐秋藏的再深一些,再深一些。把小小的一个刘皓安进去了。

可没当叶修向刘皓说清楚,刘皓就变了。让叶修,颇有自己家苗长歪了的感觉。然后又有陈夜辉,陶轩在里面一搅自个就被赶出嘉世了。
有一次,叶修还在做网管的时候,刘皓和贺铭他们喝多了酒进了网吧。叶修看他不仅没看自己一眼。而且一直盯着唐柔,一副很色的样子。就狠狠的训了他们几个。
后来叶想了想刘浩可能就是因为看见自己和唐柔坐在一起,才会那样的吧。
得,彻底说不清了!


重新回到赛场,不仅为了自己的荣耀,他也想将冠军的戒指带上刘皓的手指。






emmmη没了,因为接下来可能会有点忙,所以不得已完结。
不过接下来可能会写一个小番外。你们想看什么啦?在评论里告诉我吧。只限今天!٩꒰。•◡•。꒱۶团团圆圆!

风来
雨也来
你还不来

报告!发现杰希卡一枚。

不得

我的脑洞耍突破苍穹了!

刘皓抬起头看着苏沐秋,在泪痕斑驳的脸上,突然一笑,“怎么会呢?苏沐秋你肯在我身边,不过是因为你离不开我。你知道吗?在我眼中你真正的模样是什么吗?"

   “皓皓,你在说些什么?"苏沐秋很不安。

"你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那么怕你吗?因为你有尖牙,你会把你的利爪扎进我的血肉里。可你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你的牙齿刺破我皮肤的声音,疼死了。可我当时太寂寞了,寂寞到即便你是一个要吃掉我的恶鬼,我还是要你在我身边。”

”皓皓,你在开玩笑对吧。这不可能,我灬我根本不知道这些ꪦ″

"你不信"刘皓拿起一旁掉落的小刀,在自己的身体上划下去,表情决然。

"吼″

”苏沐秋,看着你。"刘皓将几道黄符打到苏沐秋的脸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沐秋的感觉很模糊,他握了一下手,发现自己居然变成了实体,手上的爪子锋利极了,他侧过头,看向镜中,他脸上布满诡异的纹路,黑色的血管在皮肤下跳动,他的嘴
角还带着血迹,而刘皓在一旁,脸色惨白。

"苏沐秋,这才是你,这才是我真实看到的你,可你变回去的时候,你又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才是你,带来痛苦和恐惧的恶鬼。″

“不…这,不是,不.…”

"苏沐秋,好疼,你让我好疼,求你了,滚出我的人生吧,滚啊!”刘皓声嘶力竭的冲他吼。

苏沐秋无法面对那样的刘皓,他也无法原谅给予刘皓那么多伤害的自己:一边说着爱你,一边饮着你的鲜血的我该有多恶心啊。

苏沐秋把自己的利爪尖牙通通拔掉,鲜血淋漓。他给自己套上黑风衣掩住那诡异的纹路,他不敢再见刘皓,只能躲在黑暗里。在刘皓的符文作用下,他一直都是实体,但无法离刘皓太远。刘皓可以吗感觉到他的存在,傻子,他们之间隔了那么多东西,刘皓恨他可又不顾一切的保护他。

”可从一开始,带给你的就是痛苦啊!那么我能做的就是离你远一点,再不靠近。″

苏沐秋看着刘皓在四年的时间里成长为一个八面玲珑,长袖擅舞的刘副队。看着刘皓在第五赛季后勾结陶轩排挤叶秋。看着刘皓日益消瘦渐呈虎狼的面象。

他的心很疼,很疼。







嗯嗯,有木有人给评论哒。

【我的时间线是不是划错了?】







有人觉得他像刘皓吗?(*σ´∀`)σ